紙糊人

  • 时间:
  • 浏览:28
  • 来源:大香线蕉视频在线观看75_大香线蕉手机视频_大香线蕉手机视频

見鬼

古樟縣雖然不是一個大縣,但光是快遞公司,就有兩個。

神通快遞公司的老板姓古,名叫古子斌,古子斌可是土生土長的本地人,他的神通快遞在本縣開設最早,剛開始的時候,是他和自己的小舅子薛平一起在幹,可是快遞公司剛有點起色,一傢名叫雲達的快遞公司就在他們對街開業瞭。

雲達快遞公司的老板黃禿子是個外地人,可是他做快遞卻非常有手段,神通快遞公司的業務被黃禿子搶去瞭大半,古子斌愁得都快要撞墻瞭。

薛平審時度勢,便向古子斌辭職來瞭。他的意思很明白,不如到外面去闖一闖。

古子斌想著公司半饑半飽的業務,他就咬牙給薛平拿瞭兩萬塊啟動資金,薛平就到外地打天下去瞭。

古樟縣神通公司的業務,就都落在瞭古子斌的肩膀上。這天傍晚,古子斌坐在昏黃的電燈下,正琢磨著是不是將慘淡經營的快遞公司兌出去的時候,就聽虛掩著的店門的一聲打開瞭。

一個身穿白袍,頭戴白帽子的人走瞭進來。古子斌眼睛盯著眼前這個怪人,隻覺得全身一激靈,冷汗一下子冒瞭出來。

這個怪人悄無聲息地走到古子斌的辦公桌前,他遞過來身份證,然後用一種飄忽的聲音說:取件!

古子斌緊張得兩條胳膊僵硬,他拿起瞭一隻碳素筆,遞到瞭那個白袍怪人的手中,可是那個碳素筆的筆尖卻穿豆腐似的,撲哧一聲,竟從那個白袍怪人的手背直穿瞭過去。

古子斌哆嗦著聲音說:這是一封取方付費的郵件,你還要給我二十塊錢!

那個白袍怪人用左手拔出穿在自己右掌心的碳素筆,然後費力地在收貨單上簽名──趙小舟。白袍怪人放下瞭二十元錢,這才拿著快件轉身走出瞭屋門,古子斌繃緊的神經一下子松弛瞭下來。

古子斌喘瞭幾口長氣,快步走到門口,他伸頭往街上一看,隻見這個白袍怪人的身影已經在街角消失瞭。古子斌地一聲,合上瞭店門,可是他再往辦公桌上一看,一聲淒厲的驚叫終於從他的嘴裡發瞭出來,桌子上的二十元錢,已經變成瞭一張冥界通用的鬼幣。

古子斌因為驚嚇,臥床病瞭兩天,神通快遞公司的業務,都是幾個業務員在幫他打理,第三天一早,古子斌忽然一骨碌從床上坐瞭起來。

古子斌最大的敵人是黃禿子,幾天前那個白袍怪人用鬼幣來取件,莫非是黃禿子設計在陷害他?

古子斌看過那個白袍怪人的身份證,他依稀記得對方是城郊村的村民。古子斌來到城郊村,一打聽趙小舟的情況,當地的村民告訴古子斌──趙小舟早已經跳河而死瞭。

死因

趙小舟既然是個死人,那麼他就不能來取信,這個取信的白袍怪人一定是黃禿子的手下。

神通快遞公司鬧鬼的消息一旦傳出去,那麼快遞公司的業務必然要受到很大的影響,如果他的快遞公司不幸倒閉,那麼黃禿子就能一枝獨秀瞭。

古子斌想明白瞭事情的原委,他穿過瞭幾條街,來到瞭電子城門口,他花瞭三百元,買來瞭一個攝像頭,然後將這個高清的攝像頭,裝進包裡,這才假裝若無其事地回到瞭自己的快遞公司。

下午五點的時候,公司的業務員們下班,古子斌先將這幾天的業務做瞭個匯總,這時候,天已經暗瞭下來。古子斌正要起身關門,就見兩扇大門,又一次的一聲,被人推開瞭。

又是那個詭異的白袍人邁著無聲的腳步,幽靈似的走瞭進來。古子斌一邊暗中開啟攝像頭,一邊站起身來說:您需要辦理什麼業務?

那個白袍人從衣兜裡摸出瞭兩張身份證,聲音飄忽地說:我替別人來取一個快件!

白袍人先在收件單上簽名,然後留下瞭二十元錢,他接過古子斌遞給他的快件後,便又邁著僵硬的步子離去瞭。

古子斌等白袍怪人出門,他立刻從辦公桌的抽屜裡摸出瞭一個數碼相機,然後鎖上公司的大門,徑直向白袍怪人離去的方向追去。

電腦裡已經有白袍怪人取件的錄像,他要再拍到這個怪人和黃禿子勾結的照片,那麼他就直接可以去派出所報案瞭。

那個白袍人在路燈下的影子時長時短,看他兩腿僵澀,好像應該走不快,可是古子斌一開始跟蹤,他就發現自己錯瞭。一旦有風經過,那個白袍人的腳步就好像飄瞭起來一樣快,古子斌如果不是跟在後面緊跑,他根本就追不上前面的白袍人。

兩個人一前一後離開瞭縣城,白袍人直奔城外的白石坡走去。白石坡上有一片巨大的公墓,難道這個白袍人和黃禿子的接頭地點竟選在瞭恐怖的墳場?

古子斌氣喘籲籲地跟在瞭那個白袍人身後,兩個人又爬瞭二十多分鐘的山路,那個白袍人終於在一座墓碑前站住瞭,古子斌躲到瞭一棵大樹的後面,借著月光,他將數碼相機的鏡頭對準瞭那個白袍人。

可是他想象中的黃禿子並沒有出現,隨後一陣陰風刮來,那個白袍人隨風竟變成瞭一堆紛飛的碎紙片,最後這些紛飛的紙片,竟夜蛾一樣,全都被吹進瞭這個墓碑後面墳包上的黑窟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