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靈

  • 时间:
  • 浏览:9
  • 来源:大香线蕉视频在线观看75_大香线蕉手机视频_大香线蕉手机视频

  上世紀70年代,湘北元明公社大豐山半山腰坐落著一所小學校。山腳有一條彎彎曲曲的山路直通學校大門口,路邊一側是山巖,一側是深澗,學生們就是踏著這條彎曲的山路到學校上課。

  學校裡住著幾個授課老師,其中有兩對夫妻,男陳老師和女許老師結婚6年,膝下有一個5歲的兒子,叫小龍;男萬老師和女朱老師結婚快一年瞭,可朱老師的肚皮一直沒隆起,兩人背地裡尋醫問藥吃瞭不少藥,但仍然不見效果。

  這天是個周末,萬老師一大早就下山坐車到城裡喝喜酒,他有個同學今天結婚。

  中午喝過喜酒,萬老師又在城裡逛瞭逛,然後才坐上直達元明公社的客車。傍晚時分,萬老師在大豐山腳下瞭車,開始沿著山路往學校走去。

  此時是初冬時節,天黑得早,萬老師走瞭三分之一路程,天就完全黑瞭下來。這時,山路的上方忽然嘎吱響著沖下一團黑物,那黑物不偏不倚正撞在萬老師身上。萬老師“啊”的一聲,就隨著黑物滾落山澗,一下暈瞭過去……

  也不知過瞭多長時間,萬老師醒瞭過來,睜開眼,什麼也看不清,耳朵裡卻能聽到流水的嘩嘩響聲。萬老師知道自己是掉到山路下的深澗邊瞭。他勉強坐起身,伸手摸瞭摸地下,發現地下全是草,他明白自己是掉在瞭草叢裡。可他的眼鏡不見瞭,沒有眼鏡他就是半個瞎子。他在四周摸瞭一圈,試圖找到眼鏡,結果是白忙一場。

  不得已,萬老師隻好慢慢站起身,這才感到左胳膊疼得厲害,還好是皮外傷,忍著疼痛可以走。他往前走瞭兩步,腳就碰到瞭一樣東西。他彎下腰,伸手一摸,就摸到瞭一個皮輪胎,原來是一輛倒在地上的自行車。他記起來瞭,撞自己的黑物就是這輛自行車。那麼,騎自行車的人呢?

  忽然,萬老師聽到瞭一陣微弱的呻吟聲,是從自行車下面發出來的。他趕緊把自行車搬開,伸手一摸,居然摸到瞭一個小孩的腳,那小孩呻吟著,痛苦地叫道:“疼……疼……”

  萬老師聽出來瞭,這聲音是小龍的聲音,也就是學校陳老師和許老師的孩子。他趕緊說:“小龍,小龍你別怕。我是你萬叔叔,萬老師。你別怕,我馬上背你回學校,你受傷瞭嗎?別怕,別怕,咱學校有醫務室……”

  說話間,萬老師一把抱起小龍。可小龍年齡雖然不大,身子卻有些沉,萬老師左胳膊又受瞭傷,剛走瞭幾步,他就吃不消瞭。他把小龍托到肩上,再負在自己背上,背著小龍開始慢慢走。

  走瞭幾步,萬老師想起騎車的應該是小龍的爸爸陳老師,於是趕緊喊道:“陳老師,陳老師,你在哪裡……”

  可喊瞭好一陣,也沒回應。漆黑的夜晚,萬老師又什麼都看不清,他想陳老師可能被澗水沖走瞭。此時,背上的小龍又發出瞭痛苦的呻吟:“疼……疼……”

  萬老師心想,別的顧不上瞭,得先救孩子。一咬牙,他憑著記憶摸黑往右邊走去,爬上右邊的山巖就是通往學校的山路。

  此時風有些大,天氣轉涼瞭。萬老師心想千萬莫涼著小龍瞭,於是他不停地和小龍說話:“小龍,你莫睡。你是不是跟你爸爸騎車下山來著……小龍,萬叔叔跟你說話呢!你答應一聲……”

  可不管萬老師怎麼說話,背上的小龍都一聲不吭,也不喊疼瞭。萬老師覺得不可思議,心想小龍莫不是死瞭?他不敢多想,心裡隻有一個念頭:快點走,快點把小龍送到學校醫務室,隻有這樣小龍才會得救……

  不多一會兒,萬老師爬上瞭山路,然後沿著山路往學校走去。此時他也不知道幾點瞭,他隻感到自己又累又乏,可還是堅定地邁著步子。

  走著,走著,前面突然出現瞭搖晃的手電筒光柱,還有人的喧嘩聲。萬老師知道肯定是學校的老師們出來找他瞭,他不由拼力喊道:“我在這裡……”

  很快,前面那群人奔跑起來,手電筒光柱也直逼萬老師。霎時,萬老師面前出現瞭他妻子朱老師和學校的幾個老師。萬老師聲嘶力竭地喊道:“快、快救小龍……”

  然而,他的妻子朱老師和其他幾個老師都莫名驚詫地望著他,手電筒光柱一動不動地照著他,大夥全都傻傻地不說話。

  萬老師急瞭,他暴睜雙目,怒道:“你們、你們還站著幹什麼?趕快把我背上的小龍接過去,趕緊送醫務室……”

  說著,萬老師身子一歪,倒在地上,昏瞭過去。

  這時,朱老師和其他幾個老師趕緊上前,把萬老師背上的一段枯木抬起,扔到一邊,然後把萬老師扶起來,馱到一位男老師背上,男老師背起萬老師快速向學校奔去……

  事後,蘇醒過來的萬老師得知,當時他背上背著的根本不是什麼小龍,而是一段枯木。他妻子朱老師和其他幾個老師在山路上聽到他的喊聲,跑到他面前時,隻見在手電筒光柱的照耀下,萬老師正用一種怪異的走姿肩負著一段枯木,所有的人都驚呆瞭。

  萬老師卻堅持說他當時背負的就是小龍,雖然天黑他沒有看清孩子的模樣,但是他手摸到瞭孩子的腳,耳朵裡清楚地聽到瞭小龍發出的呻吟聲:“疼……疼……”

  不得已,第二天一大早,朱老師陪著他來到學校大門口的山路上,指著路旁的一段枯木說:“這就是你昨晚背在肩上的東西……”

  萬老師看著那段枯木,張著嘴,一句話也說不出。

  當天晌午時分,學校派出的老師在深澗的下遊找到瞭小龍父母的遺體,他們已經遇難瞭。

  很快,萬老師就知道瞭事情經過:原來昨天天黑時分陳老師騎著自行車載著妻子許老師和小龍下山去外婆傢吃晚飯,不巧在下山途中自行車鏈條斷瞭,車子失控撞向瞭萬老師,結果全都從山路旁滾落到瞭深澗。深澗邊剛好有一個尋羊的老漢,老漢費瞭很大力氣很長時間才抱著小龍踉蹌地走進學校報瞭警,而瀕臨死亡的小龍用微弱的氣息一直在斷斷續續地呻吟著:“疼……疼……”

  也就是說當萬老師背著誤以為是小龍的枯木在艱難地行進時,其實真正的小龍已經死在瞭學校醫務室。

  萬老師得知事情的真相,一時間目瞪口呆。這怎麼可能呢?自己是親耳聽到瞭小龍的呻吟聲:“疼……疼……”這絕對錯不瞭。

  後來,小龍的外婆來學校聽瞭萬老師講的這件奇事,感動得熱淚盈眶,說是萬老師把她外孫的陰靈帶出瞭深澗,一定會有好報的。

  果然,不久萬老師的妻子朱老師懷孕瞭,十個月後,生下瞭一個白白胖胖的大小子。這孩子長到四五歲時,學校老師們驚訝萬分地發現,這孩子越長越像當年的小龍瞭,簡直就是小龍的翻版。

  萬老師和朱老師也在驚愕中默認瞭這個事實,並給孩子取名叫小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