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存在的車站

  • 时间:
  • 浏览:12
  • 来源:大香线蕉视频在线观看75_大香线蕉手机视频_大香线蕉手机视频

這是哪裡?一陣驚恐的女聲傳來,那聲音似乎是因為過度驚嚇而顯得有些顫抖。

此時,手機的屏幕裡播放的視頻畫面劇烈的抖動著,在抖動的畫面中,一個亮著微弱燈光的類似小型的車站的建築的輪廓出現在夜幕當中。

隨即,拍攝的鏡頭對準瞭車站上的站牌,盡管視頻的畫面因為嚴重的抖動而十分的模糊,但是站牌上鬼門兩個大字依然能夠辨認出來。

啊!救命!

毫無征兆的,視頻中傳來一聲淒慘地女聲的求救,緊接著,畫面中一陣天旋地轉,似乎手機從高處翻轉掉落一般。

視頻到這裡戛然而止。

我手裡拿著手機,愣愣地看著屏幕,甚至忘記瞭關閉播放器。我不知道這個視頻是誰拍攝的,也不知道拍攝地點是在哪裡,但是這個不到一分鐘的視頻讓我流出瞭一身的冷汗。

就在此時,我突然感覺列車一陣晃動,停瞭下來。

我趕忙摘掉耳機,準備下車。

當我摘下耳機之後,車廂裡的報站聲音已經結束瞭,但是我清楚地記得列車已經停瞭12次。

我還沒有站穩,火車突然又緩緩地開動瞭。

因為我工作的公司在離我傢不遠的另一座城市,所以每次上下班我都要坐這趟城際列車,這趟列車我坐瞭整整三年,我知道從我工作的城市到我住的城市剛好是12站,而且我住的城市也是這一趟城際列車的終點站。

列車竟然又緩緩地開動瞭,難道是我記錯瞭列車停車的次數或者是列車臨時增加瞭新的車站?

很快我就否定瞭自己的想法,也許是因為今天是工作日的緣故,列車上的人格外的少,整節車廂除瞭我之外再沒有其他的乘客瞭。因為無聊,我從上車開始就認真的數瞭列車停車的次數,記得非常清晰,不可能有錯。

至於臨時增加新站更加的不可能,因為上一次停車是在我住的城市附近的近郊,跟終點站之間根本就沒有其他的車站可以停車。

想到這裡,我趕忙點開瞭手機中的電子地圖,查看自己所在的位置。

很快,位置讀取出來瞭,三個字出現在瞭地圖的正中:鬼門站。

不!這絕對不可能!我是一個徒步愛好者,我在這座城市生活瞭快三十年,附近的地方也都幾乎走遍瞭,甚至每個小村子的名字都記得,但是在我的記憶裡我生活的城市附近絕對沒有這個地方。

此時,列車以開始慢慢地加速。我趴在車窗上看著窗外,夜幕中,一座泛著微微燈光的建築的輪廓緩緩地向身後移動。

這裡怎麼會有這樣一個車站?

我趕忙退出瞭電子地圖,此時手機裡恰好還有另外一個版本的電子地圖,我趕忙點開。這個版本的地圖似乎是很久沒有打開過瞭,自己加載瞭幾秒鐘才打開。

此時,在這個版本的地圖中,一個地名緩緩地向著地圖外移動:鬼門。

回到傢,忙完瞭其他事情,我的腦海裡又浮現起那個名叫鬼門的地方。

我趕忙拿出手機,打開瞭手機上的電子地圖。以為對這趟列車的瞭解和對我所在的城市周邊的地理的熟悉,很快我就找到瞭那個車站出現的位置。可是此時,那個位置什麼也沒有,在地圖上隻是一片空地,並沒有出現任何的地名。

此時我趕忙退出瞭電子地圖,打開瞭另一個版本的地圖,找到同樣的位置,在這個版本的地圖裡,那個位置依舊是一片空白。那個名叫鬼門的地方似乎從來就沒出現過一般。

此時,我的冷汗已經流瞭下來。我的心中不禁想起瞭在手機裡看到的那個視頻,以及那個名叫鬼門的車站,還有在視頻的最後時刻,那聲淒慘的女聲的求救。

說起這段視頻,它的出現也十分離奇。

上周我的原本使用的手機突然出瞭毛病,而且壞的十分的徹底,那臺陪瞭我整整五年的手機終於壽終正寢。因為還有一段時間才開工資,所以我在假期的時候便去瞭二手手機市場買瞭一個二手的手機打算臨時先用著,等到瞭開工資的時候買瞭新手機再把這個手機賣瞭。反正本來就是二手機,再賣掉也不會虧太多的錢。

買這部手機的時候我特意買瞭一款比較中性的白色手機,男女都可以戴。這樣有一定幾率這部手機之前的機主是女的,很有可能我會在手機當中發現一些對方比較隱私的東西。雖然這些東西在手機販子手裡已經基本全部被格式化瞭,但是利用高科技手段還是可以恢復的,如果手機當中有一些前任機主的私房照就更好瞭。當然這隻是我這個單身瞭很久的老男人的意淫罷瞭。雖然有私房照的幾率很小,但是手機裡也許會有一些前任機主的信息,如果恰好對方恰好貌美如花又恰好單身……

買完瞭手機,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我的朋友老潘,老潘是個技術宅,精通各種高科技,讓他恢復手機中已格式化的文件可以說分分鐘就可以搞定。

但是這次他卻讓我失望瞭,老潘足足擺弄瞭一下午,急的滿頭是汗,這部手機當中的文件也一個都沒有恢復出來。

最後老潘也隻能無奈的放棄瞭,他說手機中的文件都已經嚴重的損毀瞭,已經無法恢復。聽到這話我也算徹底灰心瞭,請他在他傢喝瞭一頓酒之後便拿著新買的手機回瞭傢。

之後的一天手機沒出現過任何的問題,可是到瞭這天,在我乘坐列車回傢的路上,我突然發現手機的文件夾裡多出瞭一個視頻文件。就是我在列車上看到的那一個視頻。

直到那時,我才發現瞭問題的蹊蹺,老潘那種高級技術宅鼓搗瞭一個下午都沒有恢復出來的文件怎麼會平白無故的自己出現?

第二天,我直接請假將那部手機又賣給瞭賣我手機的二道販子,對方是個老油條,看出我才買瞭沒都久的手機又要賣掉肯定是著急出手,檢查瞭半天之後將手機的價格足足壓低瞭五百塊。

我十分幹脆的接受瞭這個價格,付錢的時候我看出二道販子的神情似乎有些懊惱,估計是看我答應得太痛快,覺得自己給的價格高瞭,再低一些我也會同意。

就在那一天,我看到瞭一則尋人啟事,在我生活的城市裡一周前失蹤瞭一位二十幾歲的女孩,當天她跟傢人說要乘坐我所乘坐的那趟列車到我生活的這座城市,可是接站的的傢人卻沒有能夠接到她。而她失蹤時所使用的手機和我買到的那款二手手機的型號和顏色正好相同。

從那之後,我再也不敢用二手的手機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