棺材裡的美人

  • 时间:
  • 浏览:31
  • 来源:大香线蕉视频在线观看75_大香线蕉手机视频_大香线蕉手机视频

父親有一套茶具,因為我小時候頑皮,摔壞後擱置在閣樓,說起這套茶杯,父親至今還心有餘悸。

那是文革期間,傢傢都窮,都希望可以讓傢人吃飽。

父親那時候還是個10多歲的小夥子,跟村裡幾個差不多年紀的朋友約好,去挖墳,挖喬傢大院的一個大的嚇人的古墳。想著尋找些古董,轉賣瞭錢,四個人趁著夜色帶著工具就去瞭。

喬傢大院裡住瞭三戶人傢,現在全都飛黃騰達搬到省城去瞭,但那時候他們卻還是住在喬傢大院。

負責挖墳的是一個叫生兒的年輕人,跟父親年紀相當。

他一邊挖,一邊犯嘀咕,看著月色下那泥土怪異的顏色。

你們覺不覺得這圖的顏色像血?他一邊問著,一邊繼續舞動手裡的鐵鍬。

是有點像哈!

是猴子幹癟的笑聲,在寂靜的夜聽來格外滲人。

別光顧著說話,動作快點,不然,被喬傢人發現瞭就什麼也挖不到瞭!

是一個比父親他們都年長的叫黃三兒的男人。

父親在一旁,照著油燈,註視著那幾傢房門。

墳終於挖開瞭。

裡面是一口紅艷艷的棺材,在月色下看起來格外恐怖。

猴子立馬生瞭退意,這棺材的顏色太可怕瞭。

兄弟幾個,我,我看還是算瞭,不打開吧!這這,這棺材抬詭異瞭!

都到這步瞭,如何不打開,總要看看有什麼寶貝才甘心!

說完,黃三兒接過父親手裡的油燈,上前打開瞭棺材。

棺材裡躺著一個穿清裝穿戴整齊,甚至像是睡著瞭的女人。

女人皮膚白皙,很年輕,應該也就20來歲的樣子,手腕上一隻白玉鐲子,腳部放著一套茶具,頭部放著一些金銀首飾。

讓他們覺得可怕的是,從棺材打開開始,棺材裡的女人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腐化,猴子見此也上前幫忙,直接就去摘女人耳朵上的耳環,在黃三也伸手去拿那些東西的時候,女人那雙白皙的手忽然一把拉住瞭黃三的手。

然後,在眾目睽睽下那手幹癟腐化,最後隻剩下皮包骨。

黃三大叫瞭一聲,驚醒瞭喬傢大院的人,幾人扔瞭油燈,沒命的跑,誰也沒有顧得上管那些東西全在黃三兒手裡,也沒顧得上究竟有些什麼。

他們幾個跑瞭很遠很遠,跑到山溝溝裡躲著,商量著將東西分瞭。

最後,父親分的瞭那套茶具,生兒分的幾塊銀元,父親說應該是民國的銀元,猴子自然分到瞭那對金耳環。

事情敗露瞭,大隊是怎麼循跡找到父親他們,父親也不知道,

隻知道父親,猴子,生兒被大隊抓著在隊上,綁在一根大柱子上挨批鬥,隻有黃三兒跑瞭。

批鬥會結束後三天,黃三兒偷偷跑到我父親的臥室窗臺喊父親。

父親出去看時,隻看到黃三兒眼窩深陷,樣子好不駭人。

黃三兒一股腦把他手裡的東西,玉鐲,金項鏈,金戒指,全往父親的懷裡塞,嚷嚷著她來找我瞭,她來找我瞭,魂不守舍的爬起來就跑瞭。

黃三兒就這樣失蹤瞭,從此再沒有人見過他。

父親轉身回傢,一眼就看到自己窗臺上站瞭個女人,一身清裝,一臉慘白,一頭長發梳著一個暨,看著父親,笑的格外陰森恐怖。

父親拔腿就跑,一口氣跑到生兒傢門口,砰砰敲門。

生兒出來一見是父親,正要詢問,一眼看到父親身後遠遠站著一個女人,一個飄飄蕩蕩的女人,嚇得一把將父親拉進門。二人好半天沒有緩過神兒來。

聽明白瞭來龍去脈,二人一致決定,將那些東西埋進土裡。

天一亮,父親便與生兒帶著鐵鍬,將東西包括那套茶具,所有東西,埋到瞭喬傢大院那座大墳裡。

你問我後來那茶具是怎麼到我父親手裡的?

那是因為生兒後來有一天跟猴子一起喝酒,無意中說出瞭這個秘密,告訴瞭猴子他們的東西埋回瞭喬傢大院兒。

猴子膽大,想著拯救分的那些東西不也沒事?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他一個人偷偷把那些東西挖出來瞭。不僅如此,他竟將那些東西悄悄賣瞭,換瞭錢。拿著換來的錢,偷偷摸摸過期瞭好日子。

一個月後,猴子離奇死在傢中,聽父親說起,猴子死的那天夜裡,暴風雨把房子都吹的沙沙響,又是打雷又是閃電的,好不駭人。

住在猴子隔壁的鄰居聽見猴子大喊瞭一聲,不要過來,就是一陣一陣緊鑼密鼓的雷聲,掩蓋瞭猴子的聲音。

第二天,猴子被發現死在瞭傢中,眼睛大睜,嘴巴大張,像是看到瞭什麼極其可怕的事情。

那時候死一個人也很正常,傢傢都吃不飽飯,餓死的也很多,也沒有人在意猴子的死因,派瞭人下來說是心臟病發作,便不瞭瞭之。父親卻隱隱覺得,猴子的死與那具女屍脫不瞭關系。

甚至黃三兒,父親也覺得他一定遭遇瞭不測。

再後來,父親偶然在市面上看到瞭那套茶具,一眼就認出是自己當初分的的那套,父親想著如果真有怨靈,不要害瞭別人,便央著那老板,好說歹說,用自己辛苦掙來的血汗錢買瞭下來。

生叔叔前二年病死瞭,享年50歲,聽說他死前沒日沒夜的哭,一直跟傢裡人說他最大的錯誤是藏瞭私心,偷偷將一個白玉鐲藏瞭起來,埋在自傢後院裡,從那天起,他沒日沒夜的做噩夢,夢見一個一身是血的,枯瘦的女人找他要東西,後來他把那鐲子扔進瞭池塘,那女人還是不肯放過他,常常到他夢裡來,他才會得瞭癌癥,忍受一個多月的痛苦,才撒手人寰。

生叔叔有一個女兒,與我年紀一般大,卻是一個傻子,至今還是傻裡傻氣的望著別人傻笑,口水經常把衣衫打濕。生叔叔是胃癌死的,臨時之前,卻聽說是那個傻子女兒一直在他身邊照顧他,但生叔叔卻常攆她走。

那天聽到父親講這個故事的時候,嚇的我抱起茶具就往外跑,跑到外面正好遇到生叔叔傻裡傻氣的女兒,誰知道,她竟笑嘻嘻的伸出一雙白如玉的手,咬字清晰的對我說瞭一句:還給我!